父权制的力量扭曲了日本的经济发展,安倍的女性经济学有用吗?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01-06 06:51 点击数:

身为一名日本女性,伊藤诗织有很多身份,她是一个大胆的告密者、女权主义偶像,还是日本MeToo运动的代言人。这个亚洲第二大经济体经历了一场可怕的MeToo运动。虽然由好莱坞制片人哈维·韦恩斯坦的骚扰案件所引发的在全球范围内的女性运动,但在男权社会的日本却几乎没有引起什么波澜。直到上周伊藤大获成功。本月中旬,自由撰稿人伊藤在针对一名知名记者的三年半民事诉讼中胜诉,她指控这名记者强奸。她声称,曾任TBS电视台华盛顿分社社长的山口敬之在东京一家酒店房间里袭击了她。

诚然,日本女性在劳动力中的比例已显著上升,尽管这种动态在安倍就任首相时就已在酝酿之中。这是对劳动力萎缩的回应,而不是什么政治命令。在安倍任内,日本在世界经济论坛的排名表上下滑了20位。从那时起,男女工资差距也没有明显缩小。事实上,外界大多数人的观点认为,日本在男女平等方面已经倒退。

随着美中经贸大战的持续,日本的出口引擎已经开始失灵。为了避免失败,他支持增加刺激和日元走弱,而不是挑战既得利益。到2020年,更容易拉动的改革杠杆将是更好地利用日本的女性大众。这已不再是一个公平或社会正义的问题(伊藤的胜利就是证据),而是一个基本的经济逻辑。到目前为止,日本一直试图在一只手被绑在背后的情况下去发展。安倍政府恐怕并不知道日本需要做些什么来让女性经济学“发光”。

展开全文

原标题:父权制的力量扭曲了日本的经济发展,安倍的女性经济学有用吗?

日本是一个独特的同质化国家,即使在2020年到来之际,它也不会对显著增加的移民产生抵触。因此,日本企业对待女性的方式,就像美国的首席执行官对待拉美的劳工,或者英国对待东欧的劳工一样。与此同时,帮助女性平衡工作和家庭的政策的缺乏正在日本产生反作用。日本的生育率仅为每位妇女1.42个孩子。但2019年前7个月的出生率出现了30年来的最大降幅。这5.92%的下降是在日本的债务负担迅速膨胀的情况下发生的,日本的债务负担已经是其年产出的2.5倍。

上野说,安倍在政策上的脱节是“人类的灾难”。为了避免成为一个经济问题,安倍必须让2020年成为赋予女性权力的一年。首要任务之一是大幅提升政府的雄心。安倍必须让女性经济学发挥作用。此前,安倍承诺30%的领导职位将由女性担任。后来,这一目标被削减到7%。日本政府目前应该实施配额,并可能产生不良后果。这些措施可能会以税收惩罚、点名批评落后者——或者两者兼而有之。或者,安倍可以采取另一种方式,为支持和提升女性人才的公司董事会提供税收优惠。

在伊藤胜诉后的24小时内,世界经济论坛大幅下调了东京的性别平等等级。现在它排在第121位,比2019年低11位。日本可能是G7强国,但在性别平等上它落后于阿联酋、贝宁和东帝汶。在该地区,它比中国落后15位,比菲律宾整整落后105位。日本最近一次被下调的主要原因是政界女性的缺乏。一个问题是,当安倍任命女性进入内阁时,女性在内阁中的地位较低。她们永远不会担任较高的职位——对外关系、财务或首席秘书。另一个问题是,日本在议会中的女性代表人数排在沙特阿拉伯之后56位。然而,奇怪的是,安倍“女性经济学”赋予日本另一半经济权力的努力,往往被视为更广泛的通货再膨胀努力的一个亮点。

尽管安倍在加强公司治理方面取得了成功,但“日本公司”仍未接受推动西方招聘决策的精英主义传统。以资历为基础的晋升仍然是常态。在通货紧缩的日本,加薪也是如此。在商界和政界,女性往往寥寥无几。正如高盛的松井所指出的,一个大问题是缺乏女性榜样。日经225指数公司没有一家是由日本女性经营的。安倍的副手、79岁的麻生太郎经常发表带有性别歧视的言论,这一点也于事无补。日本最著名的女权主义者之一、社会学家上野智子表示,在七国集团成员国之间的性别动态问题上,现代全球化让各国政府不仅吸引更多女性加入劳动力大军,还试图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。上野说,父权制的力量已经扭曲了日本的经济发展。现在的情况是,在其他社会中,性别在功能上已经等同于种族或阶级。

众所周知,日本对于骚扰事件是很少报道的,被骚扰者也极少进行起诉。但这是一个极其罕见的女性胜利。伊藤的胜利是否会引发女性的多米诺骨牌效应?此前,日本女性受到社会压力的恐吓,要求伸张正义。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。无可争议的是,2020年必须是赋予日本女性权力的一年——无论是经济上的,还是道德上的。

随着全球经济逆风和衰退风险的加剧,没有什么问题比提高创新、生产率和竞争力更紧迫。解决日本公司制度化的性别歧视问题,可以说是提升东京地位的最快方式。从世界经济论坛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到高盛的研究表明,最充分利用女性劳动力的国家是最高效、最繁荣的。此前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时承诺要打造一个“让女性发光的日本”。相反,在他的任期内,这些国家的经济前景变得暗淡。

安倍也可以以身作则。作为麻生太郎的副手和财务大臣,麻生在2020年将年满80岁,为什么不找个女人来代替他呢?为什么不利用媒体在日本掀起一股反对父权制、阻碍经济发展的热潮呢?毕竟,对于竞争力的减弱,未来的一年并没有更明显的解决办法。与此同时,安倍正在为日本自己的“第二阶段”谈判做准备。特朗普最近与安倍达成的协议没有给任何人留下深刻印象。特朗普甚至可能会扣动扳机,威胁要对日本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动手。

此前,安倍对高盛松井的研究进行了抨击,称如果女性的劳动参与率能与男性的劳动参与率(约80%)相匹敌,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将增长15%。女性现在约占70%。然而,女性的劳动参与率反映了女性从事“非正规”工作的比例——刚好超过三分之二。与正规工作相比,这些工作薪水更低,提供的福利更少,安全性也更低。她们绝大多数都是女性,这种说法掩盖了日本女性领先的事实。

▲父权制的力量扭曲了日本的经济发展,安倍的女性经济学有用吗?

Powered by 七星购彩平台靠谱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